Edition La Folia  Blankenheim /Rosar

布兰肯海姆/罗莎改编

法国组曲第一号

法国组曲第二号

二部创意曲集

三部创意曲集

于2020年底发行
小前奏曲集


新版乐谱 布兰肯海姆/罗莎新版乐谱

在原版曲谱盛行的今天,演奏者们拥有直接了解巴赫原谱的机会。然而,沃尔特·布兰肯海姆在Bach Days的前言里指出:“演奏者必须‘理解’自己弹的内容。意思是,要把一个作品弹出它的本意,演奏者在一开始须使用尽量中立的版本,从中发现‘难题与机会’。”

其他诠释巴赫键盘作品的版本几乎都是创作于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其中较出名的编者有车尔尼,布索尼和马杰里尼)。而在近期,从众多音乐学方面的研究和以历史学角度出发的演奏中发现,这些早期编辑的版本已不再适合用于实际用途。

简要回顾

在七十年代初,沃尔特·布兰肯海姆教授参加了一场纯巴赫作品的音乐会,由著名钢琴家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演奏。布兰肯海姆教授听完音乐会后深受启发,决定也在今后自己的演奏会中向观众呈现这些美妙的作品。因此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研究了几乎所有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曲目,并在各大巡回音乐会上演奏。在如此深度的研究学习期间,他发现了巴赫音乐的精华所在,并把遵循历史的表演方式,音乐学方面的研究成果,现代钢琴的特性以及自身的音乐意图合为一体。

布兰肯海姆教授历经几十年的集中研究与演奏经验融汇于他所编写的曲谱里,这其中包括结构标记,运音法与乐句处理,力度变化,速度,合理并实用的指法以及持音踏板的运用(三角钢琴中间的踏板)。以上所有的元素已在新版乐谱中标记出,引导演奏者们创造出清晰且生动的诠释。

与此同时,布兰肯海姆教授给相当一部分舞曲(特别是萨拉班德)的重复段落做了改编,使其音乐内容更加丰富。因此无论在德国或海外,许多钢琴家在参加了布兰肯海姆教授的大师班后都受益良多,犹如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学一部新的巴赫作品,我们的好奇与热情只会跟着这些作品的精细,复杂,和多样的特质而有增无减。

2012年我们决定将沃尔特·布兰肯海姆留下的宝贵的音乐遗产印刷出版并推向大众。澳大利亚悉尼的La Folia出版社自2016年起出版布兰肯海姆/罗莎版本的曲谱。目前为止已有以下作品问世:

  • 法国组曲第一号
  • 法国组曲第二号
  • 二部创意曲集
  • 三部创意曲集
  • 小前奏曲集

J. S. BACH  法国组曲第一号 
BWV 812

CD-Recording: Inge Rosar

J. S. BACH  法国组曲第二号
BWV 813

CD-Recording: Inge Rosar

J. S. BACH  二部创意曲集
BWV 772 – 786

CD-Recording: Inge Rosar

J. S. BACH  三部创意曲集
BWV 787 – 801

CD-Recording: Inge Rosar

Sheet music: available in Summer 2021
J. S. BACH   小前奏曲集
BWV 924 – 943, 999

CD-Recording: Inge Rosar

以我们所有乐谱的前言所提取的概述作为范例。每首乐曲的具体信息和特殊提示均包含在与其对应的前言中。以下为三部创意曲集前言里的一小部分内容:

2.  结构与乐句

结构在巴洛克音乐晚期,特别是巴赫的作品里占据着至关重要的地位。其他的音乐 元素,如分句,触键,以及力度变化等等都做为辅助条件用来衬托结构在当时作品中 的重要性。3演奏者可通过内部力度的变化来展现一部作品的构造—例如以乐队全奏-

独奏划分结构的利都奈罗(Ritornello)曲式—代表作有巴洛克时期协奏曲(或类似 协奏曲)的开篇与结尾乐章,可参考巴赫的英国组曲第二至第五号作品的前奏曲部分。

同样,二部与三部创意曲都展现了与以上作品类似的结构,但为缩小版。一个有意义 的诠释乐曲的方式体现在深入分析作品的构造,乐句清晰分明并能够很好地在演奏中 表达。在此套曲谱中,结构与乐句已用方形括号划分(非连线,因为乐句连线很有可 能被读成连音连线)。

3 此观点已在不同的文章中深入研究。一篇针对从浪漫派角度诠释巴赫作品里力度变化的评论刊登在:

Larsen, Jens Peter, Howard Serwer, and James Webster. Haydn Studies: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Haydn Conference, Washington, DC, 1975. (WW. Norton & Company, 1981), 277-278.

为了使段落结构,乐句以及音符的作用更加明朗化,一些音符并没有用常规的节奏

划分来标识。富田庸(Tomita Yo)在他的文章《Deciphering the performance hints hidden in J. S. Bach’s quaver beams》4